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 / 湾田文化 / 湾田文艺

谭谈:阳光接我到盘州

谭谈    2020-01-05
      (本文作者:谭谈,著名作家、原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)

湾田·盘州盛世建设工地
       一月三日,上午,参加完岳阳的新美术馆开馆暨清风掠过-刘云创作回顾展后,匆匆回到长沙,稍事休息,下午三点,我们就驾车离开我那名曰“晚晴居"的小院,往云南大理奔驰而去。
       天公不作美,似有意在考验我们。毛毛细雨,飘飘洒洒,一直不急不慢地下着。山在雨雾里,路在雨露里……女婿从容镇定地驾着我那部己购了五年的迈腾,顶着风雨在高速路上飞奔。
       原计划到涟源白马湖省文艺家创作之家住下,第二天一早再奔贵州盘州。快到涟源时,想起先天几位朋友聚餐时,有朋友建议,三号应该再往前跑一点,减少四号的压力。于是临时改变主意,决定继续前行。女婿信心满满的一口气开了七个多小时,只在新化西河服务区简单吃了点东西,休息了二十多分钟,到晚上十点半钟,才从高速公路上下来。这里,已是贵州省铜仁市下辖的石矸县。
       入住酒店,已是深夜十一点了。也许是累了,这一夜,睡得很香甜。
       四号八点,我们又上路了。天,仍然阴沉着脸,细雨飘洒,天地一片混沌。我们一路风雨兼程,奔向我们这一天的既定目标一一盘州。
       贵州的高速公路,多是洞连着桥,桥接着洞,刚过了高架桥,便钻入了长长的隧道。因为外面全被雨雾遮着,反倒是隧道里的视线还好些。满洞彩色灯光闪着,看得蛮远蛮远。
       快到盘州,当车子从一个长长的隧道走出来时,遍地金灿灿的阳光迎接着我们,心情顿时好了不知多少倍。
       湾田的朋友们,一直在等着我们的到来,准备陪我们吃饭。走出高速公路时,已是下午一点多,让他们饿了好一阵,我们实在不好意思。
       为了不使大家饿得太久,他们就在下高速的口子边上,就近找了个饭店安排就餐。餐后,他们陪我们到了盘州盛世售楼部。出现在我们面前的,是一个热气腾腾的楼盘工地。暖暖的冬阳下,只见一栋一栋高楼正在拔地而起。快的,已建到了七、八层。慢的,也已建到三、四层了。天气真好,蓝天白云下,盘州盛世的售楼部,非常气派!我忍不住与黄爱平等湾田的朋友,来了几张合影。

谭谈(左)在湾田·盘州盛世
       在售楼部交了我以及几位朋友委托我交的房款以后,看时候尚早,决定继续前行,赶往昆明落宿。
       车到曲靖,离昆明还有一百多公里。女婿疲劳了,乏困了。于是在一个服务区,就换上了我这个副驾驶。我一接手,老天立即给我一个下马威,暴雨倾盆而至,天地濛泷一片。雨刮器急速地刮着,前路仍然看不清晰。我紧紧地握着方向盘,谨慎地驾车在暴雨中穿行。
       从昆明北走出高速公路时,我那已过花甲之岁的侄儿和他的朋友,驾车来接我了。他引我们到早已为我们订好房的宾馆办理了入住,即带我们到一家餐馆就餐。我侄儿已是做了祖父的人,他一大家子都来了。他那九岁的小孙子,可爱极了,长得也很乖态。他很甜地唤我和我老伴:太公、太婆。在这里,我和老伴倒韵了一回做曾祖父、曾祖母的味了。
       元旦己过,春节临近。这一个时段,是我们中华民族友情浓烈、亲情浓烈的时期。从长沙到昆明,这一路我品足了亲情与友情、享受了人间的乐事。
       明天继续前行。目标:那个苍山下、洱海畔的农家小院……


 

 

关注我们
腾博会官网©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康曼德